当你在关心肉价的时候 他们在关心大森林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12-12
点击量804
详情

2007年,非洲猪瘟(African swine fever,下文简称ASF)入侵俄罗斯,在经历了长达十年的抗争,通报了大大小小1000次疫情,死亡生猪达80万头并给俄罗斯的生猪养殖业造成了巨大损失之后,2018年8月非洲猪瘟转战中国。

近日关于ASF的网络咨询截图,热度依旧不减。


按农业农村部的通报,截至12月10日,全国共发生非洲猪瘟疫情达87起(家猪85起,野猪2起),波及全国21个省(市、区),其中北方地区8省(市、区)46起疫情,南方地区12省(市)41起疫情。政府出台严格防控措施,生猪及产品跨省禁运、疫区活猪扑杀等一系列的动作下来之后疫情情势稍缓。


然而非洲猪瘟给我国养猪业带来的冲击可能还没有真正的到来,庭院、小型养猪场被淘汰、大型猪场生猪种猪运输受限、养猪业主纷纷改行,可以合理地推断,如果没有进口猪肉的缓冲,国内的猪肉价格在几个月后迎来猛涨将是必然趋势。


吃货们忧心忡忡,虽然科学家说了非洲猪瘟病毒(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 下文简称ASFV)不会感染人类,但是它依旧强烈地袭击了吃货老饕们的心灵和胃。然而在遥远的大森林里,有另外一群年轻人,他们关心的不(仅)是即将禁欲的胃,还有美丽广袤的大森林。


这事得从森林里有个家猪的老亲戚——野猪说起。作为同根同源的兄弟伙,野猪是ASFV在中华大地上除家猪之外,能传染的唯一一种动物。

红外相机拍摄的野猪影像


野猪广布全国,体格强健,适应性强,在野外总是用大猪鼻子拱来拱去,几乎见啥吃啥。哪怕是碰见亲兄弟死了,也得填进肚子不敢浪费。

正在野外进食动物尸体的野猪

啃食同类尸体的野猪


不要小瞧了这一重口味的习性,野猪对森林里的动物尸体分解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据先前在四川唐家河保护区开展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年保护区内自然死亡的大型动物在分解过程中会遭到各种脊椎动物的啃食,这种啃食较由微生物分解腐败更加迅速清洁。

乌鸦与野猪一起在野外和谐共处


这个过程中由野猪带来的贡献率高达87.15%,出人意料的是大名鼎鼎的森林清道夫乌鸦在考虑到体重和食量系数之后这一贡献率却仅占到3.72%。

不同动物相对贡献力对比:但从进食尸体的时间上看,乌鸦与野猪排在前两名,但是结合自身体重与食量系数后,野猪排名将遥遥领先。


与此同时,野猪对森林地表的翻拱有效地促进了森林土壤的物质循环。在一些禾本科植物生长比较茂盛,已经形成草毡层的地带,如果没有野猪的翻拱,植物种子很难在此生根发芽。

图为工作人员站在被野猪拱开的草毡层上,如果没有野猪的翻拱,种子很难在这样的地方发芽。

野猪咬断竹子搭建的临时睡床,野猪的活动显著的促进了森林物质循环。


因为受到严格的保护,很多地方野猪数量近年来突飞猛涨,日益增长的野猪甚至开始骚扰到森林边缘的农民,然而就是因为野猪的胆大和什么都吃,造成了野猪与饲养在林缘庭院里的家猪有相当多的接触机会,它们会在夜里溜达到农户家周围捡食厨余泔水,也不嫌弃村民养猪、杀猪过程中抛弃的粪便、污水、下脚料,还会跟好多地方野放在山上的杂交野猪来一波深度交流。

在人类搭建的房屋外,两只野猪在悠然地觅食。


较高的密度以及较多的接触机会,导致非洲猪瘟由家猪传播到野猪身上的概率很大。当ASF成功在野猪种群内蔓延,一方面能造成野猪数量的锐减,另一方面,一旦ASF在本土野猪身上归化,就将在野猪中形成地方流行性,成为家猪疫情的野外传染源,源源不断地反噬家猪种群。


与此同时,野猪是东北虎、华北豹等大型食肉动物的食物来源,一旦因为ASF导致野猪种群崩溃,这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大型食肉动物将失去一个重要的食物来源。

唐家河保护区生存有大量珍稀动物,图为一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牛正在过河。


那怎么办呢?从2014年开始就驻扎在川北大山里的白熊坪保护站站员们心急如焚,随着四川也开始时不时地传出ASF疫情通报,站员们决定对保护区ASF传入风险做一次全面的评估,并联合保护区和地方政府,制作一套针对保护区的防控方案。


提到这个工作不得不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兽医志愿者左谦。

左谦,一个打篮球、弹古筝的湖南姑娘。左谦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兽医系,早在2015年就在白熊坪当过志愿者。


2018年夏天大学毕业之后选择了Gap year一年,来到白熊坪做志愿者,希望通过与大森林里的野生动物日夜相处的方式去直观的了解保护区和保护区里的野生动物的需求,潜心做一些与野生动物疫病和救助相关的工作。


此次调查由左谦牵头,站员们跟保护区管理处科研科和社区科开展了反复的讨论和论证,一起调查了保护区周边所有村庄的养猪户,走访了集镇上每一户猪肉商贩。

唐家河保护区社区科工作人员调查区内社区养猪情况


一点点地摸索生猪和猪产品在保护区内外的流通方式和途径,全身心地去思考一旦疫情到来,大家能从哪个环节切断传播。其间,中科院动物所的李萌博士也对站员们的工作给与了诸多的指导与建议,我们也向东北林业大学的顾佳音博士咨询过相关技术问题,四川省林业厅野保站副站长古晓东先生也提出了相关建议。

白熊坪保护站对野猪等野生动物开展了长期的监测与研究,图示工作人员在调查一头自然死亡的野猪死因。


最终,站员们制定成文了《非洲猪瘟传入唐家河国家级保护区的风险分析及防控对策》,这不是学术论文,也不是政府文件,更不是科普文稿,我们在力求严谨的前提下更多地考虑可应用性,希望能够为保护区管理提供借鉴意义。


下载报告原文请戳→https://pan.baidu.com/s/13_Wda1TbEk1HDcbOeWpqVg

查看《非洲猪瘟传入唐家河国家级保护区的风险分析及防控对策》全文


就在这时候,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12月10日联合印发了关于强化家猪野猪非洲猪瘟联防联控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要根据辖区内家猪养殖(含散养)、屠宰、废弃物处理、运输和野猪人工繁育、野外分布的情况,共同将存在家猪野猪疫情交叉传播风险区域确定为重点区域。要切断引种传播途径,禁止家猪种猪场、野猪人工繁育场野外引种。要提前做好区域隔离,禁止野猪杂交后代野外散放,禁止在野猪经常出没区域散养家猪,必要时设立物理隔离带。”


这与我们的工作不谋而合,我们也感受到了更多的信心。希望白熊坪站员和志愿者们的小小尝试能够让更多人看到,也希望有更多的保护区能制定出针对本区情况的ASF防控方案。


在猪年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打赢一场既能保护胃,又能保护大森林的攻坚战。


跟我一起说:“啊~“


作者介绍

撰文 、供图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刁鲲鹏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杨可人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