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保护区 | 倾听神秘大海的声音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8-02
点击量396
详情

BBC纪录片《海洋》中,曾把大海比作是“地球上最后一块真正的荒原”。

事实上,海洋也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生态系统,它蕴含着地球上约80%的物种,只是对海洋探索的难度,毫不亚于对宇宙的探索。

我们对海洋的认识还十分有限 源自:《海洋》

相比于陆地,海洋生物多样性受人类活动的影响更大。歌词里唱到的“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在海洋科学家和环保人士的眼中,如果不付诸行动保护海洋,年复一年,这样的美好或许只会成为记忆。

听惯了山里和高原上的故事,今天,我们一起走近瑰丽、神秘的海洋。

壮美而又神秘的海洋 源自:《蓝色星球2》

随着海洋污染日益严重,海洋资源过度开发,对海洋的保护开始受到重视。

1962年,世界国家公园大会提出“海洋保护区”的概念,并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定义为:“任何通过法律程序或其他有效方式建立的,对其中部分或全部环境进行封闭保护的潮间带或潮下带陆架区域,包括其上覆水体及相关的动植物群落、历史及文化属性”(Kelleher,1999)。

并于1988年在哥斯达黎加举行的第十七届全会决议案中明确目标:通过创建全球海洋保护区代表系统,并根据世界自然保护的战略原则,通过对利用和影响海洋环境的人类活动进行管理,来提供长期的保护、恢复、明智地利用、理解和享受世界海洋遗产(Kelleher,1999)。

《蓝色星球2》中的海洋开场

那么,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今天各国“海洋保护区”的发展如何呢?

我们先强行植入一波数据:自1962年海洋保护区被提出以来,全球海洋保护区的数量已从1970年的118个增加到了2003年的3858个;201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0次缔约方大会提出“至2020年底将海域面积的10%列为保护区域”。

这推动了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快速发展, 海洋保护区的数量和面积持续增加(Thomas et al, 2014)。截止到2017年9月, 全球海洋保护区覆盖了2,300万平方公里 (约6.35%)的海洋面积。近年来, 随着超大保护区的建设, 预计2025年有望达成覆盖10%海洋面积的目标(Lisa et al, 2016)。

南麂列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摄影/姚锦仙

山水作为从事生物多样性保护的NGO,也一直关注着海洋所受到的威胁。

从2016年起,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自然观察项目就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姚锦仙团队合作开展关于我国濒危海洋脊椎动物及海洋保护区的研究工作。

在山水“自然观察”项目的支持下,今年该团队在国内生物学领域公认的高水平学术期刊《生物多样性》上发表综述文章,总结了我国海洋保护区的管理与保护成效,并提出了一些发展建议。

论文中提到:“目前主要的海洋保护区管理成效评估体系有‘IUCN世界保护区委员会提出的保护区管理框架(即WCPA框架)’、‘自然保护区管理快速评估和优先性确定方法(即RAPPAM)’、‘保护区管理成效跟踪工具(即METT)’、世界银行和世界自然基金会在2004年提出的‘海洋保护区打分卡’和IUCN再次提出的《海洋保护区管理成效评估指南》等(Ervin, 2003; Stolton et al., 2003; World Bank, 2004; Pomeroy et al., 2005)。”

研究团队认为:这些评估体系主要关注海洋保护区的管理和社会经济方面,生物与环境方面的指标比较缺失。 “目前随着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建立和新技术(如遥感、声呐、卫星追踪、 基因组学等)的发展和应用, 为海洋保护区内生物多样性及其影响因素的监测和评估提供了新手段, 可连续监测生态系统到基因水平的多层次的生物多样性变化,为海洋保护区的保护成效评估提供了数据支持。” 

为了进一步了解和认识我国国家级海洋保护区的保护成效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研究团队选取了多个典型的国家级海洋保护区实地考察,重点关注保护区的基本建设、保护对象的状况、保护行动开展等情况。

福建霞浦水产养殖  摄影/姚锦仙

调查结果也进一步印证了上述论文中的我国海洋保护区现状和问题的结论。同时,也真切感受到各保护区坚持在一线的保护工作者的热忱和奉献,有些保护区内简陋的设备条件,各保护区对专业科研人才和保护资金的渴求,以及海洋保护工作的任重道远。

此外,为了了解濒危海洋生物面临的捕捞压力,研究团队走访了多个渔港码头。在日出前的熹微和浓重的海风鱼腥中收集鱼类标本和信息,收集重要一手资料的同时,也感受着码头上渔民的喜悦和鱼市的繁忙。

清晨的陵水新村港 摄影宋瑞玲

基于文献的综述以及上述的野外调查,研究团队提出了以下四点“加强”建议:

(1)加强保护成效评估的理论研究, 探索建立和完善适用于我国的海洋保护评估体系。 

(2)加强海洋保护区的立体监测, 建立持续的、科学的数据收集系统。 目前我国在一些数据积累和收集整理方面还存在较大缺口, 比如物种多样性本底数据和重点监测物种的种群变化数据等。不同尺度数据的连续性和准确性是保护成效评估结果有效性的保障; 未来需投入更多的资源, 加强保护区与科研机构的合作, 充分利用新的监测技术和方法, 建立长期的、科学的、系统的监测体系, 为海洋保护区成效评估提供数据基础。 

(3)加强海洋保护区的信息化建设和信息共享机制。为使监测信息更好地服务于保护成效评估, 需进一步加强监测网络和数据库的建设, 促进监测信息的网络化和共享, 使科研人员及其他海洋保护相关从业者可方便及时地获取信息。 

(4)加强基于生物多样性监测的保护成效评估, 建立综合的评估体系。综合运用跨学科的方法, 在注重管理评估的同时, 加强针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成效评估, 实现定量的、客观的、可重复的保护成效评估, 从而识别影响保护成效的具体因素。 

生活在海洋中的宽吻海豚 源自《蓝色星球2》

海洋之蓝,是生命的颜色。

海洋保护区作为生物多样性有效的保护方式,若是都能以最适宜和有效的管理和评估体系进行建设和发展,其对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作用将是不可估量的。

编辑/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大向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文献

Björklund MI (1974) Achievements in marine conservation. I. Marine parks.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 1, 205–223

Ervin J (2003) WWF: Rapid assessment and prioritization of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RAPPAM) methodology. https://doi.org/10.1641/0006-3568(2003)053[0833:RAOPA M]2.0.CO;2. 

Kelleher, G., 1999. Guidelines for Marine Protected Areas. World Commission on Protected Areas of the World Conservation Union (WCPA-IUCN), Gland, Switzerland and Cambridge, UK

Lisa B, Daniel P (2016) Marine protection targets: An updated assessment of global progress. Oryx, 50, 27–35

Pomeroy RS, Parks JE, Watson LM, Parks JE, Cid GA (2005) How is your MPA doing? A methodology for evaluating the management effectiveness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cean and Coastal Management, 48, 485–502. 

Song RL, Yao JX, Wu KY, Zhang XC, Lv Z, Zhu ZG, Yin LJ (2018) Evaluation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Methodologies and progress. Biodiveristy Science, 26(3), 286-294. [宋瑞玲,姚锦仙,吴恺悦,张晓川,吕植,朱争光,殷丽洁 (2018)海洋保护区管理与保护成效评估的方法与进展. 生物多样性,26(3),286-294.]

Stolton S, Hockings M, Dudley N, MacKinnon K, Whitten T (2003) Reporting Progress in Protected Areas: A Site-Level Management Effectiveness Tracking Tool.http://documents.shihang.org/curated/zh/291981468171569997/pdf/32939- a10ENGLIS1InProtectedAreasTool.pdf. 

Thomas HL, Macsharry B, Morgan L, Kingston N, Moffitt R, Stanwell-Smith D, Wood L (2014) Evaluating official marine protected area coverage for Aichi Target 11: Appraising the data and methods that define our progress. Aquatic Conservation Marine & Freshwater Ecosystems, 24(S2), 8–23. 

UNEP (2003) Training Manual: Training of Trainers Course in Marine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UNEP and Coastal Zone Management Centre, Manila. http://cep.unep.org/calendar/training-of-trainers-on-marine-protected-area- management-regional-course-1

World Bank (2004) Score card to assess progress in achieving management effectiveness goals for marine protected areas. World Bank, Washington, DC. 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101301468135588216/Score-card-to-assess-progress-in-achieving-management-effectiveness-goals-for-marine-protected-areas. 

作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