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江源 一天之间相遇7只野生雪豹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李雨晗
发布日期2018-03-06
点击量1228
详情

本文转发自澎湃新闻

2017年10月,三江源已经飘雪。我和朋友们在雪中朝着一座山头进发,天有些阴沉,盖了雪的草坡湿滑无比。大家谁都没说话,或许是因为在高海拔缺氧的环境中爬山说不出话来,也或许是强按心中的激动——半个小时前,牧民骑着摩托车找到我们说:不远的山上有只雪豹!

我们在山上寻找雪豹 摄影/李雨晗

2017年7月,我从大学毕业后来到三江源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管理三江源国家公园内第一个科研工作站,位于杂多昂赛。人们说这里是雪豹之乡,有几十只雪豹、金钱豹漫步山林,我也曾无数次幻想在山间相遇这些美丽的大猫,但每一次都是落空。所以,当我听说刚刚有人目击雪豹时,心砰砰的快要跳出来了。

坐落于澜沧江畔的昂赛工作站 摄影/李雨晗

一个小时后,我们一行人趴在了山顶的崖壁,用单筒望远镜扫向八百米外的山头,牧民说今早放牛的时候在那里看到一只雪豹在捕食岩羊。我们静静的寻找着,寻找着……突然之间,在一片白色的岩石中,看到了一块“活动的”石头,定睛一看,雪豹!

你能发现这只雪豹吗? 摄影/Terry Townshend 

它躺在一块岩石的后面,只露出了脑袋,偶尔四周张望,偶尔也会打哈欠。又过了一会儿,它慢悠悠的从石头后面走出,继续吃那只岩羊。

雪豹在吃捕获到的岩羊 摄影/Terry Townshend

第一次在野外看到雪豹,注定是生命中很特别的一天。然而,好运似乎还未止步。告别了那只在山头上吃岩羊的豹子,我们驾车返回。突然在路边的山顶上看到三只悠然踱步的雪豹,大概是一只雪豹妈妈带着两只幼崽,不过从身形上已经很难分辨出大小。我们望着它们,它们也望着我们。高高的山让彼此之间保持着安全的会面距离。

路遇三只雪豹 摄影/Frédéric Larrey

夜色降临,山间已是漆黑一片。我们兴奋的谈论着今天见到的4只雪豹,而就在这时,车前跑过了三个白色的影子:又是3只!母雪豹带着2只今年刚出生的幼崽。它们爬上了对面的山坡,眼睛在暗夜中闪着绿色的光。一分钟后,消失在树林中。

三江源的雪豹 摄影/Frédéric Larrey

这便是我在三江源充满奇遇的一天,而对于我来说,这里的全部都充满神奇。三江源,是长江、黄河和澜沧江的源头,也是我国的第一个国家公园试点。我所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就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澜沧江源园区。这里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自来水或者稳定的电,有的是自由自在的野生动物——天空中翱翔的胡兀鹫,岩石间跳跃的岩羊,江中嬉戏的水獭,以及诸如雪豹、金钱豹、狼、熊、猞猁、藏狐、赤狐的食肉动物栖息于此。当然,这里也属于世代生活于此的游牧民族,他们与野生动物们同饮一江水,共享高山和草原。文化之中对生命的敬畏,使得这里的居民与野生动物可以比邻而居,直到今天。

三江源风景插画 作者/Yves Fagniart

在我眼中,这是一片祥和的圣土,但并不意味着三江源没有隐忧。青藏高原是对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区域,不寻常上升的气温在改变着这里的生态系统;自分草场建围栏以来,牧民游牧的频率和范围在减弱,使得同一片草场被过度使用带来草地退化;冬虫夏草构成了当地人的重要经济收入,然而虫草产量的不可预期总会引人担忧;人口的快速增加,和工作岗位的相对不足,不禁引人思考挖完虫草之后的青年又当何去何从……

工作之余和野生动物监测员来张自拍 摄影/李雨晗

我站在三江源,想着她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很庆幸自己可以见证她的美丽,也很庆幸能够作为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研修生,和一群在这里工作达十余年的伙伴们一起,保护野生动物,并为当地社区寻找新的发展机遇。在杂多昂赛,我们和当地政府一起培养了几十名野生动物监测员,他们按照网格放置红外相机,系统的调查本地的野生动物分布,并进行反盗猎巡护;我们也和北大的师长们一道,在这里开展遗传学的调查和研究;此外,由于狼和雪豹有时以牧民的家畜作为美餐,为了防止报复性猎杀,我们和当地政府,以及来自社会各界的捐助者,共同设立了人兽冲突保险基金,以补偿牧民的损失。

首批体验者看到四只雪豹后的合影 供图/李雨晗

另外一项工作,便是帮助当地社区设计和开展自然体验活动。10月15日看到7只雪豹的那一天,同行的人中便有首批自然体验者。自然体验的全部收入,归当地社区所有,会用于为贫困户购买保险、清理垃圾等,这会让居住于此的牧民从生态保护之中直接受益;在这个过程中,当地居民担任向导、解说员和司机,新的就业机会与此相伴而来。此外,为了防止自然体验影响当地的生态环境,社区严格限制准入人数—— 每个旅行团的人数不超过4人,并制定了一系列规范守则,使动物可以如往常一样,自由自在的生活于此。

银河下的工作站 摄影/聚途成像

如今,我在这里工作已有半年,这半年之中的每一天都值得回味,离开城市走入山林大概是这二十多年来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在昂赛工作站的夜晚,可以清晰的看到银河,随着时间横跨夜空;清晨起来时经常铺满白霜,在太阳下闪着满地细碎的光。当然也经历过新年第一天在深山中爆胎,过生日时整个工作站停电。而当我们在山上布设红外相机探查雪豹之时,雪豹也会来到工作站旁边的山头,静静的望向我们这群忙碌的人类。有一次,雪豹出现在了工作站三百米开外的地方,它窝在山坳里闭目养神,而我们也不敢喘息,怕扰了它的清梦。不过,它还是发现了我们,回头瞅了两眼,然后慢悠悠走入山林。

红外相机拍摄到的雪豹

江河从此发源,流入大海,到世界上更远的地方。而世界的目光也在溯流而上,望向三江源。从国家公园试点的建立,到可可西里申遗成功,这片土地走出了高山的掩映,承载着越来越多的赞美和关注。然而,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都有私心,希望它能够继续隐秘而遗世独立。可三江源的美是大美,她养育着山间的雪豹,也哺育大江大河及其周围的亿万子民,她也终究要面向世人。而当这些子民走入她的怀抱,但求心中常有敬畏之心,留下静悄悄的惊叹,或是置身其间、亦或是穿越万里的守护。